妮妮家隔壁的李阿姨有一个和妮妮差不多大的儿子,平日里妮妈总是夸那孩子听话、孝顺、又很有礼貌,李阿姨也和妮妈说过,她儿子作业完成的好会奖励玩一会游戏。

就是这样一个孩子,李阿姨无意中发现的一件事让她很抓狂,不知道该怎样去解决了,原来过年的时候亲戚给了一个800的红包,李阿姨就把红包放在儿子枕头里面了,直到昨天打算换洗枕头,才发现枕套的拉链开了,红包露出了一个角,一看里面只剩400块了,一问之下,孩子才小声说他拿去买网游充值卡了。

这下李阿姨脑袋嗡一声响,火气有点上来了,但还是按捺住心头的火耐心问儿子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大手笔的去买充值卡?儿子支支吾吾最后告诉她说同学都玩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游戏充值400可以拥有很多装备,他偶尔也在玩的,所以也特别想拥有。

李阿姨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看待儿子玩游戏的事情了,以后作业完成了还能给他这个奖励吗?

如今,网络游戏被视为青少年网瘾的罪魁祸首。有调查显示,在广州,80.68%的中学生在小学甚至幼年期就开始接触网络游戏,超过60.1%的中学生是3年以上的资深玩家。在网络、电子装备高度普及的今天,完全禁止孩子玩网游或电子游戏似乎已不可能。然而,当下,很多家长谈到电子游戏都如临大敌,生怕孩子会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熊孩子不止会偷家长手机玩游戏,还会静悄悄往游戏里大手大脚地消费家长的钱,而未成年人在监护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对手机游戏的充值行为,商家应不应该退款?近来,孩子偷拿家长的钱去充值游戏的新闻屡见不鲜,少则几百,多则上万,在互联网高度发达、每家一台电脑、每人一部手机的今天,电子游戏是那样无孔不入。家长该怎样正确看待电子游戏?又该如何引导孩子合理玩电子游戏呢?孩子要钱给网游充值,家长又该怎么办呢?

现在很多微信游戏设计本身有问题,点击买钻,输入密码,钱就被扣了,根本没有考虑到会被未成年人使用时的资金安全。而事后一般来说,从法律上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规定,10周岁以下未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10到18周岁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此二者的进行消费行为,须经过监护人追认方可生效,但事实上要追回被孩子私下拿去充值的钱相当有难度,虽说孩子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买东西需要经过监护人的追认。未经家长同意的消费,对方应当退款。但是,如何举证是孩子行为而不是成人行为,是此中的难点。这就陷入一个法律举证中一个难题:要证明我知情,只需要由我把情况说出来即可;但要证明我不知情,却需要许多方面的证据,而且到最后还不一定能说明问题。 未成年人往游戏中充钱,往往是在家长疏忽的时候,在照看不到的地方进行的;或者是孩子故意背着家长充钱,一般家长方面也就不会留下什么决定性的证据。

从家长的角度,将打通了支付渠道的设备交给孩子去玩可以充值付费的游戏,这本身就是一种考虑不周。对于少不更事的孩子,支付密码之类的信息是绝对不可以透露的,将设备交给孩子时,也应该将小额支付免密码功能关闭。如果嫌这样太花精力太麻烦,就专门为孩子购买一个用于游戏的设备,苹果太贵让孩子玩安卓也没多大差别,总好过一下子被刷走几千几万吧。

网络上有一句话很好地解释了游戏成瘾到底是对什么上瘾:哥玩的不是游戏,是寂寞。当孩子特别沉迷于玩游戏不能自拔的时候,多少也说明了家庭的文化氛围是有多么地单调,家庭的空虚寂寞感到处都是。

 

很多孩子只能通过游戏这个强烈的刺激来驱赶寂寞感,但当一结束,一断电的那一刹那,更加巨大的空虚感袭来,加之父母甚至自己对自己的低评价,那种负面的情绪是一个孩子难以去承受的,他只能用更持久更强烈的游戏来麻痹自己。所以,孩子就会不断不断地玩游戏。

曾经有一个经典的实验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道理。有社会学家和心理学家把一只老鼠放进只有两杯水的笼子里,一杯是普通的水,另一杯是混有易上瘾物质的“毒水”。出乎意料,老鼠老是喜欢容易上瘾的“毒水”,总是死得特别快。后来实验经过改良,还是把老鼠放在有普通水和毒水的笼子里,但在这个笼子里,老鼠会有无尽的美食、玩具、还有迷宫式的小隧道让它们捉迷藏窜来窜去,更重要的是,它们男男女女混在一起,看上眼了可以无止境地交配生小老鼠。结果是,没有一只老鼠喜欢毒水,没有一只会因为之前不小心喝了一次就忍不住再去碰毒水。

可见让孩子摆脱网瘾,较好的方法还是让现实生活过得像游戏。如何让未成年人懂得金钱背后的含义,形成一个合理的消费观念,也是摆在我们成年人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不管你信或不信,熊孩子就是如此防不胜防,提前教育,在这方面多留个心眼,都是管用的预防针。等家长的手机收到银行扣费提醒的短信,再来追讨和反省,为时已晚。

家长可以与孩子共同选择合适的游戏,制定玩耍规则。例如选择娱乐型与教育型(比如学英语)的游戏,并注意时间控制,可以通过家庭会议的方式跟孩子一起讨论,如何使用电子产品玩游戏,一起制定使用规则,如大家都同意每天某一时间可以玩,玩多少分钟,由谁来监控,到时间一定要关闭,如没有遵守规则,则第二天不能再玩等等。同时,家长也可以尝试将电子游戏生活化,比如在家里进行真人的游戏或角色扮演,如植物大战僵尸,可以由家庭成员扮演不同角色,来进行游戏。

为了避免孩子陷入电子游戏中无法自拔,建议家庭要有一个系统工程,一方面家长要对网络游戏有正确的态度,坦然接受它只是一种娱乐方式。不要让孩子玩的时候有内疚感和负罪感,不要让父母的态度激起孩子的逆反情绪。

另一方面是让孩子有丰富的课外阅读,网络游戏只有在精神空虚的孩子那里才变成鸦片;丰富的课外阅读会让孩子的精神世界丰富,更聪明、更理性,它强大的力量会挤占阵地,不给游戏留下更多的空间,让孩子学会自己管理自己。

 

对于玩游戏的孩子来说,他们不知柴米油盐贵,也无法深刻体会每一分钱背后的含义,只知道游戏里的装备好玩,而且可以用微信、支付宝等软件里面的数字来交换。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其实是未成年人消费纠纷问题,在网络交易未普及的年代就已经存在。